0

漫谈比特币(一):信任

如果把互联网看作一种交通工具,那么它当之无愧是这个世界上最快的列车,它能以近乎光速把它的乘客,二进制数据,送达目的地。

现实生活中,交通工具帮助我们实现空间位置的转移,这种行为类似于计算机中的剪切(“ctrl+x”)操作,道理很简单,一个人只存在一份“拷贝”,要么在此地,要么在彼处,不可能同时出现在两个不同的地点。

然而,二进制数据是一种特殊的存在,它并不具备空间属性,通过互联网进行的信息传输,本质上是一种跨越机器边界的复制(“ctrl+c”)操作。一个人不可能同时出现在两个地点,但是一份二进制数据,却可以被无限复制,多处并存。

在虚拟世界里,二进制数据的无限可复制性,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。当我们在微信里发送一张照片给好友时,这张照片并不会因为被对方接收到,就会从我们的手机中消失,相反,我们仍然拥有着这份数据的拷贝。

无限可复制的虚拟数据,搭上互联网这趟光速列车,让信息共享变得史无前例的便捷。然而,正是因为虚拟数据的无限可复制性,使得互联网在实现价值转移这个功能上面,却遇到了难题:前者提供的是“ctrl+c”能力,而后者期望的却是“ctrl+x”效果。

在现实世界中,当钞票从一方流到另一方的口袋,就完成了一次价值转移,或者说支付行为,但是同样的方式,在互联网上却无法照搬:一方通过发送某种二进制数据给另一方,是不可以用来表达一笔支付动作的。如果这样可以的话,那么这个世界就乱套了,因为二进制数据是可以被复制的,这意味着同一笔钱,可以被再次(或者无数次)重复使用,即所谓的“双花问题”。

二进制数据可以无限复制,但是钱绝不可以。解决虚拟世界中电子货币的双花问题,人们通常的做法是,在交易双方的基础上,再引入一个第三方,由该第三方来充当交易的中介,维护交易双方的账本,执行交易指令。通过适当的访问控制技术,比如数据访问“加锁”,交易号唯一性,数据库事务等机制,在技术层面,第三方可以做到,同一笔钱不会被使用两次。

支付宝就是一种典型的交易中介。当我们在支付宝上进行一笔转账时,实际上我们并没有和收款方直接通信,而是给支付宝下达了一条指令,支付宝收到指令后给我的账户减掉一笔钱,再给另一方账户加上一笔钱,从而完成了一笔转账。

支付宝之所有能够充当交易中介,本质上源于人们对它的信任。对于大多数人而言,支付宝是值得信任的,我们敢把我们的钱交给他,我们不用担心有一天支付宝突然崩溃,无法登陆,我们也不用担心支付宝会算错帐,或者被黑客攻破,偷偷地给他自己的账户加一个亿,或者把我们的账户清零。

这种信任,在电子货币出现之前,早就存在。对电子货币的信任,本质上是人们对“记账者”的信任,而对于看得见摸得着的真实货币,人们对其价值的认同,从本质上讲,不是对这种货币本身,而是对其发行者的信任。

bitcoin-01-01

货币天然是金银,当人们选择了以黄金作为一般等价物,以取代物物交换之时,人们看中的是黄金的诸多优良品性,比如易于保存,数量稳定,无法伪造,等等。这些属性是黄金的特征,黄金是上帝创造的,任何人都无法篡改这些属性。因此,人类对黄金的信任,本质上是对黄金的制造者,或者说黄金这种货币的发行者,也就是上帝,的信任。

人类对于上帝的天然信任,虽然简单朴素,但是却相当原始,效率低下。当交易的规模渐增,需要的货币数量也相应增长,黄金的弊端渐渐显现。曾经金光闪闪的宠儿,越来越不堪重任,最终,被登上历史舞台的人造货币,一举取代。

纸币本身没有任何价值,是印刷钞票的人赋予了它价值。人们对纸币的信任,本质上是对印刷钞票的人的信任,实际上也就是对国家政权的信任。法律与枪炮的存在,不管情愿或被迫,人们相信,当局印制的钞票,一定能够换取到对应数量的商品。人们也相信,钞票不可能被坏人轻易伪造。人们还相信,掌握印钞特权者一定不会随意滥发钞票。

国家内如此,国家之间亦如此。黄金作为一种天然货币,不仅在一国范围内,还在国与国之间的交易中,充当过一般等价物角色。在世界范围内,人们对于黄金货币,或者说其发行者的原始信任,是共通的。

在一国范围内,黄金最终被各个国家发行的纸币所取代。而在世界范围内,基于类似的原因,黄金同样摆脱不了被取代的命运。

从布雷顿森林体系确立开始,美元取代了黄金,成为世界货币。在国家这个层面,人们对上帝的信任,从此转移到了对美元的信任,也就是对美国的信任。这种信任显然是有风险的,既然美元成为了世界货币,美国人什么都不用做,只要开动印钞机,就可以在全世界买买买了。

美元获得世界的信任,也许并非众望所归,而是实属迫于无奈。历史的车轮不可能倒退,人类已经无法回头,重新把黄金扛起来当钱用,只能退而求其次,背后的逻辑也许是,虽然绝对意义上,人都是不可靠的,但是相对而言,有些人比其他人更可靠一些。

世界终究是不完美的,我们无法忍受黄金的缺点,更不可能回到物物交换的原始社会,我们发明人造货币的同时,就必须接受它的瑕疵:因为它是人造的,所以我们无法摆脱对人的信任。无论是支付宝,还是一个国家,本质上,归根结底,这些被信任的对象是人,而人是充满不确定性的,因而这种信任也是脆弱的。

人是有情感,有私心的,虽然有道德、制度、法律的约束,但是归根结底,人是不可靠的,人是会犯错的。人不犯错误,或许并非因为其道德高尚,而可能是犯错的代价太高,不划算而已。当适当的条件产生,当遵守规则的成本超越犯错的代价,人的本性就可能会显露,人性如此,由人所组成的组织、国家、政权亦如此。

只有上帝才是最可靠的,美国人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,为了明确地表达这种信仰,他们直接把它印在了他们的钞票上:“IN GOD WE TRUST”。

对于上帝的信任,可靠如磐石,但是如果用这块巨石来搭建人类文明之城,却因为笨重异常而无法驾驭,对于人的信任,犹如泥土般灵活可塑,但是造出的房子却经不起风雨的考验。在这个世界上,是否存在第三种信任,它就像神奇的水泥一样,既可以像泥土一般被轻松驾驭,又能像石头一样坚不可摧?答案是否定的,直到比特币的出现。

比特币找到了一种全新的信任对象,作为一种革命性的电子货币,它既不基于虚无缥缈的上帝,也不基于充满不确定性的人类,而是基于数学这种特殊的存在。数学是一种纯理性与客观的存在,它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,一加一等于二,举世公认,任何人、任何组织无法拨动开关,篡改结果。将货币体系建立在对纯粹理性的信任之上,把铸币权从人类之手交给数学,抛弃了交易过程中的“第三方”,比特币用一种脑洞大开的方式,彻底颠覆了有史以来人类的货币认知。

在人类历史上诞生的第一枚比特币上,比特币的发明人中本聪,留下了这么一句话:“The Times 03/Jan/2009 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”  。“财政大臣站在第二次救助银行的边缘”,这是当天泰晤士报头版的标题。中本聪将它写进首块比特币,也许是为了表达对旧体系的不满与嘲讽。我觉得有点不过瘾,如果我是中本聪,会再加上一句:“IN MATH WE TRUST”。

 



王 剑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