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

大凤号与Accountability文化

东京大学教授畑村洋太郎是“日本失败学会”的创始人,主导了失败知识数据库的创建,希望通过系统化分析把教训变成知识。在几百个案例中,大凤号航空母舰尤其令人深思。

大凤(たいほう)号航空母舰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,日本海军最后一艘建造的正规大型航空母舰。

大凤号是日本海军第一艘采用装甲飞行甲板的航空母舰,采用20毫米的DS钢板以及75毫米的CNC钢板混合配置,可以抵御俯冲轰炸机自700米俯冲投下的500公斤炸弹直击;水线装甲带采用CNC钢板最弱也有55毫米,靠近动力部门等较厚的区域甚至到160毫米,重要部位舱室另外铺设以水平走向的穹甲,采16毫米高张力钢板及32毫米CNC钢板混搭;船体水线下防护设计则是采三重船壳设计,最外层为厚40毫米的钢板,再来是反鱼雷隔舱、配重压舱海水,理论上可承受300公斤TNT炸药之威力。

之所以有这么强的装甲,是因为大凤号的设计思想是能够在经受多枚炸弹、鱼雷或炮弹的攻击后还能继续有效作战。换句话说,就是拥有无与伦比的抗击打能力,设置可以支援其他航母作战,被誉为“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”。

可是,大凤号造成之后的第一次出征就被击沉了。更可悲的是,击沉它的只是一艘潜艇、一发鱼雷。

大凤号航空母舰1941年7月在神户川崎造船所开工,1943年4月下水,于1944年3月竣工。之后被编入第三舰队第一机动舰队担任旗舰,参加了世上最大的航空母舰对决——马里亚纳海战。

1944 年6月19日,大凤号航空母舰在飞机起飞作业时候,被美军潜艇“长鳍金枪鱼”号发现。幸运的是,由于鱼雷射击指挥仪的故障,“长鳍金枪鱼”号总共发射的6条鱼雷中仅有2条射向了大凤号。

此时大凤号上的小松幸男兵曹长刚刚驾驶轰炸机升空,看到鱼雷航迹正向大凤号扑来,随即驾机俯冲引爆一枚鱼雷。大凤号上的瞭望员在发现鱼雷航迹后,立即加速并实施回避航行,但右舷前部仍遭一枚鱼雷击中。

对于强化舰体设计的大凤号来说,这发鱼雷并未产生致命的损害,小泽治三郎中将也命令舰载机继续起飞,同时命令护航母艇加强反潜警戒。

始料未及的是,鱼雷爆炸震裂了大凤号的输油管道,导致燃料在舰体内不断散发,而强制打空气流通却因为细微火花导致爆炸,引爆前弹药库后舰体开始倾斜,没多久这艘服役才3个月的新型航空母舰就葬身海底,而马里亚纳海战也以日本的惨败而告终。

反观美国,却出现了战舰被日本多次“击沉”的怪相。也就是说,日军飞行员在攻击完一艘美国战舰后,看见这艘舰都被炸成如此稀烂了,就把它计入了已击沉名单。但是,船上的工程师却经常能把战舰救活,修好之后又出现在战场上,满血复活。

两者为什么有如此巨大的差异?

这主要在于损管(Damage Control)水平不同。损管队很像是海战的医疗兵,但是往往都是工程师,救治的目标不是人而是舰船本身:船体着火了,他们就灭火;如果船舱进水了,他们就堵窟窿。

日本和美国都有职业损管队,目标虽然一致,但是做法却大不相同。

美国的损管队员平日里就在清除船上的安全隐患。因为,一旦战舰严重受伤,舰队长官、有经验的飞行员、有技术的炮手等都会优先撤离;但是不管谁走,损管人员都不能走,因为他们要尽最后一点努力保证船不沉,其他人才能有时间撤离嘛。一般来说,战舰因为损伤太重而沉没,损管人员常常全部牺牲。所以,对损管队员来说清除安全隐患不仅仅是职责所在,本质上还在挽救自己的命,谁要是不听他们的话,这等于是在把损管队员的生命当儿戏。所以,美国的损管队员其实是在用生命为代价,换来了船上对安全问题的权威。

反观日本,虽然船上也有损管队员、同样也面临生命危险,在安全问题上却完全没有话语权。因为,从上到下就只有最高指挥官小泽治三郎一个权威,纵使他英明神武日理万机,在风险无处不在的战场上,安全隐患其实并没有一个合格的管理者。更有甚者,武士道精神使得日本战士不怕死,飞行员小松关雄还能用自杀的方式搞掉一条鱼雷,损管队员要是提出安全隐患,一句“马鹿野郎!这么在意安全,你这是怕死吗?”就能够怼死他。

即使再给大凤号一次机会,它是不是一样也会沉呢?那简直是一定的,除非日本能够搞清楚责任和问责的区别。

责任(Responsibility)是描述清楚一个人的职责是什么、应该干哪些事情,而问责(Accountability)是更进一步告诉一个人要把这些事情干到符合什么要求、否则要受到什么惩罚。

问责和权威密不可分的,它的逻辑基础是有权威就必然要负责任,只要在权威范围内出现某种事故,必须有人为此承担责任;同时,责任人也需要有赋予相应的权威,否则也必然毫无主观能动性。

回到大凤号的案例,损管队需要承担结果但是并无权威,甚至要承担政治不正确的风险,除了默默接受失败之外别无他法。反观美国,让损管队需要承担结果的同时拥有权威,必然使得损管队有自驱力以求存活。可以说,对问责制的理解和运用的巨大差距,间接影响了马里亚纳海战的结果。

技术团队也类似,为了提高工作效率往往制定了很多流程。但是,流程一定要落实问责制,不指定责任人或者不授予权威,要么你好我好大家好、要么永远在等待主管的命令,那流程也只能是流于形式。同时,对于个人而言也要勇于做正确的事,能从Get Reasons转移到Get Results,都努力把自己的责任往外扩张一些,那么无论是个人还是企业都能够在市场中获得难以取代的优势。

借罗振宇的话,那就是:

  1. 尊重个人很有必要,即使是在最需要视死如归的战场上。
  2. 权威不能只有一个,即使是在最需要服从命令的战场上。

愿Accountability融入你的团队文化中。



张 琪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